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成熟地看待人工智能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唐勇 [手机看新闻][字号 大 中 小][打印本稿]

上图 港珠澳大桥修建过程中,海上专用混凝土工作船对钻孔桩内浇筑海上施工专用混凝土,防止污染环境。(资料照片)

左图 上:2013年2月2日,在泸水县六库镇双米地村辣子咪村民小组,一名村民背着背篓过溜索(新华社记者 王长山摄);下:这是2016年9月9日拍摄的泸水县六库镇双米地村辣子咪村民小组新建的吊桥(新华社记者 胡超摄)。

(更多报道见五至七版)

杨泗港长江大桥,武汉的第10座长江大桥,主体建设已经完工,正在铺装收尾阶段,9月份就能建成通车。6公里外,矗立着60多年前建成的“万里长江第一桥”——武汉长江大桥。座座大桥仿佛洞察世事,静静立在源远流长的江流上,见证中国桥梁界70年奋斗的风雨历程。

从空中俯瞰中国大地,一座座大桥跨越江河湖海、深山峡谷,让天堑变通途。从半个多世纪前在苏联援助下、举全国之力建一座武汉长江大桥,到现在大跨径桥梁居世界之首,共和国的桥梁史勾勒出新中国发展的足迹。

创造世界之最

在世界桥梁界流行这样一句话:“70年代看欧美,90年代看日本,21世纪看中国。”桥梁是综合国力、科技实力的象征,也是造福社会、发展经济的重器。近年来,中国不断刷新着世界桥梁的建设纪录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“世界之最”。目前,世界建成和在建跨度600米以上的斜拉桥有21座,中国占17座;世界已建跨度420米以上的拱桥有12座,中国占9座。世界十大拱桥、十大梁桥、十大斜拉桥、十大悬索桥,中国都至少占了一半。梁式桥、拱桥和斜拉桥的跨径,中国都是世界纪录的保持者。

然而,就在30年前,中国能否修建跨径400米的桥梁还在广受质疑。交通运输部原总工程师凤懋润回忆,1991年,跨径423米的南浦大桥建设成功,回击了中国人没有能力自行建设特大跨径现代桥梁的质疑。两年多后,跨径602米的上海杨浦大桥犹如一道彩虹,横跨浦江两岸。“这两座大桥的建成,极大鼓舞了中国的桥梁建设者,开启了中国自主建设跨越大江大河大跨径桥梁的时代。”

“大桥局是伴随武汉长江大桥建设组建的,当时建一座大桥需要举全国之力,要从苏联获得技术援助、进口钢材。现在光我们一家企业,就能同时建设120多座各型桥梁。”中铁大桥局董事长刘自明说,目前大桥局在国内已建设3000多座大桥,总长度已接近从哈尔滨到昆明的行车距离。

2015年11月,北京三元桥仅耗时43小时就完成了“旧桥变新桥”,实录这段换桥过程的延时摄影视频,引爆了国外视频网站的评论区。

2018年10月,被英国《卫报》称为“现代世界七大奇迹”的港珠澳大桥全线贯通。这是中国交通史上技术最复杂的工程之一。复杂恶劣的海洋环境、120年使用寿命使它成为技术创新的奇迹。

2019年6月,国际桥梁大会把两个重要奖项授予中国的泸渝高速合江长江一桥、雅康高速泸定大渡河大桥。前者是世界最大跨径的钢管混凝土拱桥。后者攻克了高海拔、高地震烈度带、复杂风场环境等世界级难题。

高山峡谷、珊瑚礁、地震带、强风区……众多“建桥禁区”难题先后被攻克;从斜拉桥到悬索桥,从铁路大桥到公铁两用桥,从跨江大桥到跨海大桥,中国桥梁家族不断壮大;世界顶级桥梁奖项上,中国桥梁早已成为获奖常客。

致富离不开桥和路

“桥何名欤?曰奋斗。”这是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回首自己建桥人生时的感慨。他说过,从一座桥的修建上,就可以看出当地工商业的荣枯和工艺水平。

桥梁建造起于社会需要、成于经济发展。一座大桥可以让交通“末梢”变成交通枢纽。杭州湾大桥建成通车后,宁波产业升级快速推进。当时大桥南岸的宁波杭州湾新区承接上海大众、吉利汽车等多家大型企业的产业转移,大桥北岸承接多家石化企业的产业转移。

大型桥梁建设的背后是新材料、智能制造、高端装备、新一代信息技术等新兴产业的发展,是新中国科学和技术水平的呈现。在建设南京长江大桥之前,中国没有自己的桥梁钢,武汉长江大桥所用桥梁钢全部从国外进口。南京长江大桥用上自主研发的“争气钢”后,我国相继研发出Q370、Q420、Q500桥梁钢。

致富先修路,修路必架桥。中西部地区的很多桥改变了落后地区的社会面貌,深得民心。矮寨大桥,这座地处湖南湘西州的桥极大改善了湘渝两省市的交通现状,湘西偏远山村的农产品源源不断地从矮寨大桥运往全国各地。目前仅矮寨大桥年接待游客就达600万人次,收入超过5亿元,直接带动周围村镇2000人就业。

搭起世界友谊桥

无论是在欧美地区打造桥梁建造的中国名片,还是在非洲地区助力当地经济发展,中国正在成为21世纪全球优质桥梁基础设施的提供者。

仅中铁大桥局、中交二航局两家企业,在海外在建、建成大型桥梁数量就已超过50座。工艺先进、投入经济、认真勤奋,中国桥梁建设者凭借自己的汗水和智慧赢得了国外同行的尊重。中国桥梁,其意义早已不仅于自身,更是发展之桥、友谊之桥、合作之桥,更是通向未来之桥。

中国桥梁建设者越来越多地走向世界。仅最近几年,就有很多中国建造的桥投入使用:2013年9月,美国旧金山—奥克兰海湾大桥正式通车,这是世界同类钢结构桥梁中跨度最大的单塔自锚抗震悬索钢桥;2014年3月,马来西亚槟城第二大桥举行通车典礼,这标志着东南亚地区最长跨海大桥正式通车;2014年12月,泽蒙—博尔察大桥建成通车,这是中国企业在欧洲承建的首个大桥工程,已成为一道横跨多瑙河的风景;2016年7月,非洲最大斜拉桥——摩洛哥穆罕默德六世大桥正式通车,这座桥被当地人称为“梦想之桥”。

70年来,中国桥梁经历了建成学习、发奋追赶、超越引领3个阶段:1949年至1978年,是筚路蓝缕、艰苦奋斗的时期,在建成与学习;1979年至1998年,是解放思想、自主建设的时期,在学会与追赶;1999年至2019年,是博采众长、自主创新的阶段,开始创新与超越。

中国自古有“桥的国度”之称,1400多年前,诞生了像赵州桥那样领先世界的桥梁。如今,中国桥梁建设与技术正在走向世界,实现新的跨越。架起更新更美的桥,中国道路越走越宽广。(经济日报·中国经济网记者 乔金亮)

(责任编辑:符仲明)
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"发现",使用 "扫一扫"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。

首页 - https://spywarebiz.com